首页> 律师文集> 医疗纠纷
律师文集

被打官妻为何不肯自认“上访者”

发布时间:2018年5月18日 青岛知名医疗纠纷专业律师  
  湖北“打错官妻门”余波不平。很多网友都怀疑并未“打错”,当天陈玉莲可能就是去上访。而陈玉莲和她的家属都极力否认“上访者”身份(7月22日《东南快报》)。
  报道说,陈玉莲的妹妹陈翠莲表示很气愤。“她不是上访者,从来没有上访过,他们相信公安机关。”
  陈玉莲的本意是不是“上访”,陈氏姐妹缘何对“上访者”的身份如此讳莫如深,承认“上访”就那么难以启齿?也许“打错门”的关键在于“打人”而不在“身份”,但笔者以为,较真陈玉莲的“上访者”身份,有助于窥测陈氏姐妹“忌讳”背后的隐情,有利于人们透过事件的表象看到问题的实质。
  据报载,陈玉莲是湖北省妇幼保健院的退休医生,退休期间取得医院的正高职称,但随后的待遇却一直没有落实;2004年,其独生女黄苖苖在湖北省某家大医院就诊时死亡,黄家认为“这是一起医疗事故,女儿属非正常死亡”,“公安机关早就立案,却由于干扰,案子一直没办下去”。据一位曾接触过陈家的北京记者介绍,“为了这件事,陈家一直在上访,也和那家医院有一定的积怨。”而据省政法委人士介绍,“陈玉莲去省委谈事前,曾联系过政法委领导,当天政法委的很多人都知道她要来。”以维权为目的找领导“说事”、“反映情况”算不算“上访”,难道“上访”非要打出“横幅”、贴上“标签”不成?
  陈氏姐妹缘何执意要与“上访者”的身份划清界限?笔者以为“隐情”有四:一是厅官夫人与“上访”似乎怎么也联系不起来;二是“上访”在官方语言里似乎已经成了“闹事”、“找茬儿”代名词,与领导“约谈”似乎不是这个概念;三是作为“管信访”官员的妻子“上访”,似乎太没形象了,还可能给“老公”带来负面影响。陈翠莲说,姐夫黄仕明是管信访的,根本不允许姐姐上访。四是承认“上访”就等于承认“信访专班”打人是在“执行公务”,没有“打错”。
  笔者以为,陈氏姐妹勇敢坦承“上访者”身份很有意义。把公安干警殴打“上访者”作为反面教材,有助于全社会就如何看待公民的信访活动和怎样做好信访工作进行深刻反思,有助于对有悖法律的“强制维稳”思路的矫正,有助于公安部门警风警纪的从严整治,抑或推动陈玉莲所反映问题的尽快解决。
  (河南 张玉胜)



首页| 关于我们| 专长领域| 律师文集| 相册影集| 案件委托| 人才招聘| 法律咨询|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All Right Reserved 青岛知名医疗纠纷专业律师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2021 版权所有 法律咨询热线:13361229766 网站支持: 大律师网